老柬漂也没能躲过!说去KTV结果被$2万卖进西港园区

2021-11-28 15:19| 发布者: 胯下狙击手| 查看: 417 |原作者: 胯下狙击手|来自: https://www.58cam.com/thread-725992-1-1.html

摘要:   11月25日早上,中柬第一医院救助了一位腿部受伤的中国男子,这名中国男子是被朋友卖到西港园区后,从二楼跳下历经一个晚上的躲藏成功逃回金边。 25日下午在医院见到中国男子重生(化名 ...

  11月25日早上,中柬第一医院救助了一位腿部受伤的中国男子,这名中国男子是被朋友卖到西港园区后,从二楼跳下历经一个晚上的躲藏成功逃回金边。



25日下午在医院见到中国男子重生(化名)的时候,重生已经处于很轻松的状态了,和大家说笑打趣的讲述着自己的遭遇,认为自己成功从泥潭中逃出来如获新生,以下为重生自述:
  
我今年25岁,在柬已有3个年头了,一直从事着二手商品和签证办理及帮忙叫车等业务,因为业务关系在柬埔寨也认识了不少人,与朋友哈利(化名)认识也有半年多了,但没仔细问过他相关个人的信息,年龄应该比我大两三岁,大概在27、28岁的样子。


初识是业务往来关系
后来是朋友一起喝咖啡、哈啤酒

  
起初跟他有业务方面的往来,我记得好像是给他安排车从金边去西港,又从西港回金边好几次都是找我帮忙叫车,慢慢的就熟络了起来,约过几次咖啡,参加了几次他组的饭局,和他几个朋友一起吃过饭,在我心里觉得哈利是个正经人。
  
11月7日,他主动约我去西港玩,虽然平时也有看到西港的一些负面消息,但是自己也因业务的关系去过西港好几次了,也没有往那方面想,就想着经历了这么久的疫情,现在各地都已开放,是时候好好放松一下心情,便爽快的应约去了。
  
说是去KTV

结果被2万美元卖进园区


11月10日,便出发去了西港,到西港见到了哈利,一起吃过饭后,说去KTV玩一下,便上了他的车,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,没有想到的是车就这样开进了园区,突然哈利对我的态度就不一样了,很凶的叫我把身上所有的钱物掏出来,当时身上带了3000多美元现金,全部交出来给了他们,然后被带到了一栋楼的5楼,他们转手就把我卖了2万美元。


他们怎么商量的我不清楚,带头的管理人就直接说:“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你叫家里拿2万美元给我们,就可以放你走;二是拿不出钱来,你就得留下来工作;反正现在你是出不去了。”


我心想:“如果是人民币的话还能拿得出来,2万美元我确实是拿不出来,并且就算真的给了这么多钱给他们,他们真的能放我出去吗?之前看过一些人给钱后又被转手卖到另外的园区,又要重新高价给赔付,想到这些确实心里没底,就说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,还是留下来工作吧。”

随后管理人就给我发了电脑等工作用品和安排工位,看眼前的形势也不好反抗,就假装很顺从他们的安排,先服从他们的命令,同时也默默的观察着的周边的环境,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才能从这里脱身,一想到现在在的是5楼心里觉得出去的困难很大。


每天照常跟着大家上下班,尽量作出已安心留下来上班的样子,大家做什么、讨论什么都假装附和,让大家放松警惕,我们工作都是在纸飞机(telegram)上进行,主做国外网站针对外国客户,语言交流都通过翻译软件来沟通,里面也有周边其它国家的人在工作,业绩要求很高,大家压力都挺大。


每次开会,管理人都会对大家说:公司不养闲人,每天的业绩必须完成,谁不想干的?当场就有个人出来顶嘴,谁知道马上就被拉去关小黑屋,反抗的还有电棍伺候!


踩过水坑、杂草丛、荆棘、抱了一晚上的大树成功逃出



后来搬到另一个园区,发现二楼有一个房间是空的没有人住,当时心里就有了逃走的想法,留意着周边的地形和环境,时刻保持着手机满电。
到了晚上大家在对管理人说搞钱去吃东西,我也跟着附和喊着搞钱吃东西,大家一群一群的走,我也跟着去,走着走着便往后溜,返回到宿舍穿上衣服,跑到二楼那个空房间,马上把门反锁上,爬上窗台就往下跳,由于紧张没有跳好,摔地上有点疼。


也没有顾那么多,赶紧起来拼命的跑,踩过水坑、杂草丛、荆棘,等他们撬开锁听到来追我的声音时,已离他们挺远的距离了,怕他们找过这边来,便跑到一个大树下,担心被找到,便爬树上去,爬到很高的位置确保很难被发现,才停下来抱着树休息,听到他们就在周边不停的找,还好没有找到这边,大概坚持了3个多小时的样子,就没有找到他们的声音了。


此时,手已经抱得很酸了,可是没有办法现在是晚上的,下去了不知道往哪里走,我也很害怕不敢下去,只有在树上坚持到天亮再作打算。  


害怕会死在这里四处求助、终于得到了回应与救助



时,也在想:要找谁来帮助我呢?我的其他朋友都在其它省离这里很远。


此刻感觉到腰和腿疼痛,躺地上一点都动不了,可能是从二楼跳下来的时候没跳好,摔伤了。


终于熬到天亮,试着给可能有办法救我的几个人发信息,可能太早都没有收到回复,便又想到之前在微信聊天群里,添加过中柬第一医院的朱院长,也常看到朱院长帮助同胞的事迹,试着给他发信息求助看看。








就这样抱着试试的想法,给朱院长发了条微信消息,没想到马上收到朱院长的回复,由于担心自己的伤势和安全,甚至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,就直接跟院长讲了我的身体情况和遭遇,马上朱院长就推荐了中柬义工队队长的微信给我,我向陈队说明了情况,并请他帮忙安排车来接我,随后向他发了我当时的定位。
  
终于,还是等来了陈队安排的车,此时内心五味杂陈说不出来,在这边这种现状下,不管是求助者还是帮助者,现状目前情况下信任是最难的,看到真的有人来接应我时,那一刻的戒备全然消失。


  来
到金边后,马上给朱院长报了平安,直接到中柬第一医院去找朱院长,他们对我的伤势进行了检查和治疗,庆幸只是右脚脚踝扭伤,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。


  
经过这次事件后,对很多东西都看开了,现在这个混乱的状态下,希望大家不要轻信他人,无论是朋友还是老乡,特别是去西港玩一定要注意安全,还有园区这些尽量不要牵扯上,这是一个让本地人都感到害怕的地方。

  
出门在外,一定要心存戒备,提高警惕,以免造成经济损失以及出现人身安全问题。


分享至:
| 收藏

© 2001-2013